Oxford Philharmonic Orchestra 20th Anniversary Concert

Saturday 12 January 2019, 7:30 pm - 9:30 pm
Barbican Hall, London

Performers
Oxford Philharmonic Orchestra
Marios Papadopoulos conductor
Anne-Sophie Mutter violin
Maxim Vengerov violin
Martha Argerich piano

Programme
Bach Concerto for Two Violins in D minor, BWV 1043
Schumann Piano Concerto in A minor, Op.54
Beethoven Symphony No.3 in E-flat major, Op.55, “Eroica”

第一次到访伦敦的Barbican Centre,摄于Silk Street

Barbican的Lakeside Terrace

£30的门票与£2的场刊

Barbican Hall的Balcony A40视线中的舞台

这大概就是我听古典音乐以来(直到19年1月)去的最重要的一场音乐会了,也是第一次亲耳听到了Mutter、Vengerov和Argerich的演奏。

开场巴赫的双小提琴协奏曲(BWV 1043)是我之前从来没有听过的作品。当然倒也不是直到拿到场刊才知道有这首作品,只是有点想把它当做首演来听。上场了才发现协奏曲中只有弦,没有木管、铜管和打击乐器,想了想其实也挺符合的。Mutter和Vengerov的小提琴的声音是如此出色,以至于我感觉都没怎么好好听,三个乐章就都结束了。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么圆润、温和而优美的小提琴演奏,乐团也配合得非常出色。谢幕了几次后,Mutter和Vengerov直接坐到了台下的观众席——观众们都不吃惊,因为下一位即将演奏的是Martha Argerich。

接下来的作品是舒曼的A小调钢协。乐队就位后,在热烈的掌声中,Argerich出场了。在各种CD封面和音乐会录像中早就见过了许多次,正式亲眼见到的时候果然还是有种不真切的感觉。虽然我听Schumann听得实在是少,但这首钢协还是提前预习了几遍的。不知究竟是我的错觉还是因为Barbican Hall的声学关系,Argerich的琴声似乎比我之前去过的音乐会中的琴声要更清晰而有力一些。无论如何,这是场很精彩的演出。结束后,Argerich返场了大约4、5次,但很可惜,和第一首一样,没有Encore。

趁中场赶紧闭了会儿眼睛。原本刚回英国时差就还没调整回来,到伦敦坐了几小时的公交之后劳累就更重一些了。

但是似乎这么短时间的休息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作用。我成功地在下半场贝多芬的第三交响曲中睡着了……迷迷糊糊中印象里感觉这大概是部音乐张力很足的优秀的交响曲。

之后是乐团的Encore。作为Oxford Philharmonic Orchestra的20周年纪念音乐会,最后的Encore自然是围绕着Happy Birthday展开。除了原曲,乐队连续演奏了好几个生日歌的变奏,风格上先后和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、探戈、俄国的抒情和埃尔加的威风堂堂进行曲(Op.39, No.1)混在一起。

Encore结束,这时候才开手机发现已经到了22:07,而预定的回途公交车是22:20,车站很远。最后只能再买了一张票,在车站冻到了23:50才上的公交。

想起来确实非常满足。以及下周有Rafał Blechacz的独奏,非常期待。